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面授学习结束回到孝北县城的家里,王加林得到两个坏消息:一是女儿王彤在学校上体育课时,不小心从单杠上掉下来,把头摔破了,去县医院缝了五针,至今脑袋上还缠着绷带;二是他小舅子方敬文的那两万元贷款出了问题。

     看到女儿受伤,他心痛不已。一会儿担心额头上将来会留下疤痕,一会儿担心轻微脑震荡会产生后遗症。唉,王彤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假小子,太顽皮了。

     单杠是男生玩的东西,奥运会亚运会比赛都不设女子单杠项目,她竟然去玩单杠!没办法,她平时就是这样,疯起来比男生还野,玩起来比小子胆子还大,而且特别喜欢冒险。

     但愿她能够吸取这次“血的教训”。

     对于贷款出现问题,王加林虽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出现问题的原因和方式,还是让他觉得蹊跷,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从老婆方红梅那里听到风声,他的头嗡地一下大了,第二天就赶往孝天城,找到方敬文家里,核实相关情况。

     据方敬文讲,这笔两万元的贷款并没有垫付到装修工程上,而是被一个姓韩的“老板”骗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是由他的几个拜把子兄弟引起的。

     他说,在武汉工作的老三认识一个姓韩的老板。据说这个人神通广大,能够通过熟人关系,拿到建筑装修工程项目。而恰好在从事建筑装修行业的老二,通过老三的介绍,与韩老板建立了联系。

     韩老板向老二承诺,只要付两万元的“管理费”,就能在武汉承接一个总投资相当可观、利润比较丰厚的装修项目。

     老二为了拿到项目,就托方敬文去找他姐夫王加林办理贷款。至于办理贷款的过程,我们在前面已经交待得非常清楚了,这里不再赘述。

     两万元的贷款作为“管理费”交给韩老板之后,老二不仅没有拿到装修项目,连人也联系不上了。韩老板如同从人间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

     “估计我们被骗了。”方敬文垂头丧气地对他姐夫说,“韩老板的座机电话无人接听,手机号码成了空号,人从来不露面。老二老三找遍武汉三镇,也没发现他的踪影,我也往武汉跑了好几趟。现在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更别说所谓的装修工程了。”

     “你们办事也太不靠谱了!”王加林气恼地抱怨道,进而又问,“你贷款时怎么没有告诉我这些情况?你给我看的那份装修工程施工合同又是怎么一回事?”

     方敬文略显歉疚地承认,老二嘱咐他不用说得那么清楚。至于他带去的那份装修合同,确实是韩老板提交给他们的。发包方为武汉大江城市信用社,装修的是一家银行营业网点,位于汉口多福路。韩老板带他们去现场看过,还把信用社主任约出来一起吃过饭。

     “当时陪我们吃饭的信用社主任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后来我们才了解到,这个男人是冒名顶替的,是韩老板请的一个托儿。真正的大江城市信用社主任实际上是个漂亮的女人。”

     这简直像一部精彩绝伦的电影!王加林越听越闭气。他都恨不得抽方敬文两嘴巴。

     “贷款马上就要到期了,你们准备怎么办?”王加林不想继续听小舅子讲故事,直奔主题,提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方敬文无言以对,闷声不气地抽着烟。

     他老婆李华也开始埋怨和数落他:“你都三十岁的人了,还是如三岁的小孩一样幼稚。别人把你卖了,你还要帮着别人数钱。几个结拜的兄弟,没有一个好东西!他们什么时候真心实意地帮过你?反而总是挖个坑让你跳。”

     敬文瞪了他老婆一眼,叫她闭嘴。

     “凭什么不让我说?我冤枉他们了吗?好好想一想,长点儿记性!这么些年来,他们有事找你,你总是屁颠屁颠地跑前跑后,轮到你有事找他们,他们帮过你几回?拜把子的弟兄中,现在哪一个都混得比你强!只有你这个猪脑勺,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还总是对他们感恩戴德的。”

     “你少说两句就把你卖了?”方敬文眼珠子鼓得像灯笼。

     听着小舅子和舅母磨牙拌嘴,加林心里七上八下的。他突然觉得事情非同寻常,产生了一种大厦将倾的感觉。

     如果情况真像敬文说的那样,借给他的钱让别人骗走了,他现在拿什么来还贷款呢?

     果然,敬文把老婆唬住之后,嗡声嗡气地对姐夫说:“我和老二老三一直在尽全力寻找韩老板。不管他这个死狗日的跑到哪里去,我们一定会把他找到的!”

     “万一你们找不到他,或者说,即使找到了,他也不肯还钱呢?”

     方敬文又语塞了。

     他说,这些情况也考虑过,而且与老二商量过偿还贷款的事情。老二建议,先把贷款利息结清,至于两万元的贷款本金,看能不能把期限往后面延一延。

     老二的老婆是B银行孝天市分行下辖营业网点的一名储蓄员,耳濡目染,他对银行的有些规定还是比较了解的解。他所提的“建议”,用银行专业术语讲,叫贷款展期。信贷管理制度规定,如果借款人遇到特殊困难,确实无法按期还款时,可以向银行说明情况,提出延长归还时间的申请。

     从孝北来孝天城的路上,王加林也想到过方敬文会提出这方面的要求。但是,贷款展期的时间也是有限制的啊!通常来说,一年以内的短期贷款,展期期限不得超过原贷款期限;五年以内的中期贷款,展期期限累计不得超过原贷款期限的一半;五年以上的长期贷款,展期期限累计不得超过三年。加林为小舅子办理的这笔贷款,期限为三个月,属于短期贷款,就算银行同意办理展期,展期期限最多也只有三个月。如果展期三个月之后,方敬文还是拿不出钱来偿还贷款怎么办?

     到那时,借款人王加林就要承担贷款逾期的责任。银行本金和利息分文不能少,还在偿付因此带来的罚息。作为银行职员,他还有可能受到银行内部的处分。

     想起这些,加林主任就感到后脊背发凉,浑身不寒而栗。

     他一向谨小慎微,用他老婆方红梅的话讲,是个树叶掉下来怕砸破头的人。加林平日说话办事丁是丁、卯是卯,从不敢越雷池半步,如今,居然栽在了方敬文的手里。

     为什么会这样?还不是因为方敬文是他的小舅子,是他老婆的亲弟弟。没有这层亲戚关系,他怎么会办理这笔两万元的贷款!

     都是办事唯亲惹的祸。

     因为血统和婚姻关系,我们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亲戚。不可否认,亲戚之间的往来,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充实和丰富多彩,冲淡或缓解我们难免会孳生的孤独和寂寞。在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也可能得到来自亲戚的帮助。但是,如果我们把这种亲戚情结带进工作或商务活动中,因为是亲戚就丧失最起码的原则,亲情则会引发无穷的灾难,成为我们走向成功的最大障碍,甚至让我们所有的努力都功亏一篑,让我们美好的希望付诸东流。

     成也亲戚,败也亲戚。这样的案例古今中外不胜枚举,说实话,很多人一生中遇到的最大的麻烦,往往都是亲戚制造的。正是因为存在这种风险,所以大家特别忌讳在工作中任人唯亲,提倡在商务活动中“亲兄弟,明算账”。

     加林眼下面临的危险局面,实际上就是由于“耳根子软”造成的。他没有顶住老婆的“狂轰滥炸”,他难以割舍与小舅子之间的亲戚关系,“苦果”只能自己吞咽,“苦酒”只能自己饮下。方敬文提出贷款展期的要求,无论他愿意不愿意,已经没有了第二种选择。

     借款前,主动权在贷款人手上,但钱一旦借出去了,主动权也随之转到了借款人手里。贷款人的地位,自然而然地从“爷爷”变成了“孙子”。

     现在不是敬文求加林,而是加林“求”敬文还钱了。这种亲戚之间的借贷,没有任何担保措施,连借条都没有一张,根本就没有办法走法律程序。当然,即使手续完备、证据确凿,加林也抹不开情面去法院告他的小舅子方敬文。

     王加林只能按照老二“建议”的去做,想办法为这笔即将到期的贷款办理三个月的展期手续。

     拿到方敬文支付的九百元贷款利息之后,加林主任就郁郁寡欢地离开孝天城,返回了孝北县的花园镇。

     一进家门,他就把满肚子的怨气发泄到老婆身上,咬牙切齿地把方红梅的弟弟敬文臭骂了一通。

     红梅自觉理亏,也很心痛那两万元钱。但是,听到丈夫口无遮拦地糟践她大弟,心里还是不得劲。两人于是你一句我一句,脸红脖子粗地争吵起来,闹得很不愉快。

     这个温馨、安宁、幸福的小家庭,开始被乌云所笼罩,本来比较平静的生活完全被打乱了。

     第二天上班,王加林先找信贷股长罗新初说明情况,接着又去向行长赵国栋求情,总算把贷款展期的事情搞定了。不过,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这只是权宜之计,并不能解决实质问题。想让方敬文在三个月之内还钱还清,希望极其渺茫。

     这笔两万元的贷款,最终恐怕还是只能由他王加林来偿还。

     一想到这点,加林就如同吞了苍蝇一样感觉不舒服。他白天吃不香,晚上睡不着。脸上整天挂着霜,难得露出一丝笑意。

     私下里,加林曾盘点过家里的金融资产。所有的存折、存单、国库券和现金加在一起,刚好可以凑够两万元。这是他们夫妻俩工作十二年的全部积蓄,是他们一分一分地从牙缝里抠出来的,一毛一毛地从衣服补丁里挤出来的。现在,却面临着“一风吹”的危险。

     王加林怎能不心急如焚?

     十年清苦的校园生活让加林夫妇养成了勤俭持家的习惯,即使是后来搬到银行大院里居住,他们仍然保持着这一优良传统。他们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舍不得用,舍不得换家具,舍不得买空调,舍不得买洗衣机,舍不得装电话,精打细算、省吃俭用留下来的钱,如今将瞬间化为乌有,他能不心痛么?

     早知是这样的结果,还不学那些“月光族”“日光族”,有一个钱花一个钱,何必把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在消费观念和消费水平方面,加林与银行的同事们存在着较大的差距,吃穿住用甚至还赶不上他小舅子。虽然他每个月的收入比方敬文要高得多,但在花钱方面,却远不如方敬文潇洒。

     方敬文崇尚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想品尝什么美味了,看中什么品牌服装了,想使用什么家用电器了,想享受什么舒适的服务了,想找什么乐子了,只要手头的钱足够,他就决不会委屈自己,一定要让自己的需求得到满足。他抽烟、喝酒、抹牌赌博,可谓“五毒俱全”。抽的香烟都是牌子比较响、价格比较贵的,要么红塔山,要么阿诗玛,很少抽劣质杂牌烟。不想做饭了,就邀上狐朋狗友,今天去这个餐馆,明天到那家酒店,或者在大排档上胡吃海喝,划拳猜马,快活得不得了。打麻将,“斗地主”,而且筹码比较大,动辄成百上千元,甚至几千元。不管是输是赢,很少见他大喜大悲,几乎到了“宠辱偕忘、波澜不惊”的境界。

     加林就难以做到这样,难得像敬文那样洒脱。这也是他经常感觉世事不公平、想起来就骂自己没出息的地方。有时他非常困惑,甚至对“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的古训产生过怀疑。敬文从来没有“远虑”过,似乎也没有什么“近忧”。自己总是谨小慎微,未雨绸缪,仍然经常愁肠百结,道不尽的烦恼与苦闷。

     加林不知道自己与敬文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态度,究竟哪一种对哪一种错,弄不清孰是孰非。有时,他甚至这样设想:假如现在突发天灾人祸,他和敬文都遭不测死亡,两人相比较,哪一个的活得更有意义?哪一个会觉得“不枉此一生”?哪一个感觉更划得来一些?

     这次到孝天城,加林还有一个新发现,那就是敬文家里居然装上了电话。

     这个发现对他的刺激很大。半年前——也就是从孝北县一中搬到银行大院里居住时,加林曾提议在家里装一部电话,他老婆红梅死活不同意。红梅说,我们又不做生意,装个电话有什么用?夫妻两人生活在一起,上班都在家附近,每天同进同出,又不需要在电话里嘘寒问暖。一部电话装机费两千元,每月还要交座机费和话费,有必要花这个冤枉钱么?

     王加林听后,觉得也有道理,所以就放弃了装电话的打算。

     没想到,同样不做生意、同样是夫妻俩生活在一起的方敬文,家里却不声不响地有了电话。

     敬文为什么就有胆量、有气魄花“这个冤枉钱”呢?他还欠着别人那么多账债没还哩!

     加林暗下决心,如果借出去的两万块钱能够侥幸收回,他一定去把那些之前舍不得买的东西全部买回!空调买分体式的,洗衣机买全自动的,把电话装了,有可能的话,再去买一台家用电脑。——他早就想用电脑写作了。还有,王彤要了多次的电子琴和自行车,也应该买回来,不能老是让女儿失望。

     吸取教训,加林再也不想存钱了。钱在家里是存不住的,家里有闲钱只会惹是生非。

     他认为,正是因为家里有一些存款,方红梅才有帮她弟弟敬文贷款的底气。

     好在银行给内部员工的授信额度只有两万元,没有满足方敬文提出的五万元借款要求。两万元的窟窿,他们勉强能够堵上;如果这次借出去的是五万元,他们就算倾家荡产,也是还不上的。想到这一点,加林又感到庆幸,有一种“大难不死”的感觉。灭顶之灾擦肩而过。不然的话,他现在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

     上班坐在办公室里,王加林同样被贷款的事情困扰着。不是发呆,就是走神。心头罩上一片乌云,脸上总是冷若冰霜。搞得胡蓉、袁萍、水电工和司机们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余丰新向他汇报工作时,也是小心翼翼的。

     这天,余丰新告诉他,县人行办公室来电话,说赵国栋行长写的《储蓄工作中的优质服务之管见》一文发表了,叫支行派人去领样刊。同时带四千块钱,交刊登文章的版面费。

     王加林一听就火了。

     他认为县人行是在故意做笼子让他们钻,太卑鄙无耻了。

     大约三个月前,王加林接到县人行办公室肖主任的电话,说是省人行主办的《银企之友》杂志社准备出一期孝北县专刊,要求全县各金融机构主要负责人写一篇专业论文,集中在专刊上发表。

     加林听后非常高兴,当即向行长赵国栋进行了汇报。

     赵国栋说,事倒是件好事,但他好长时间没有动手写东西了,恐怕难以完成县人行布置的这道“作业题”。

     “这不是问题。”自恃清高的加林主任也趁机向领导讨好,“写论文的事情我来负责,您认可后,署上您的大名就行了。”

     “那怎么行?这不成了我剽窃你的劳动成果。”赵国栋较真地表示反对,接着又提出一个两全之策,“这样吧,文章初稿由你起草,我来修改把关,我和你两个人共同署名。”

     王加林欣然同意。

     这个方案最好。说实在的,让他写文章署别人的名字发表,想起来心里也不怎么美气。像王加林这类爱好写作的人,还是比较看重智力劳动成果的。

     为写好这篇论文,加林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光是去孝天图书馆查资料,他就往孝天城跑了好几次。

     文章定稿后,他专程送到了孝北县人行办公室。

     肖主任一目十行地浏览了一遍。恭维说,到底是金融家和作家联手打造的东西,既有专业深度,又有文字功底,明显比其他几家银行的稿子要高出一筹。

     “下面的工作就由我们来做。你们在家里静候佳音吧!”肖主任满脸笑容地对加林说。

     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自始至终,县人行一直没有说交钱。

     现在文章刊登出来了,他们却提出每家银行要出四千元的“版面费”。这不是故意做笼子,让几家银行往里面钻么?

     王加林越想越生气,有一种自己被人愚弄、受人欺骗的感觉。

     他坚定不移地认为,他这篇文章是不愁没地方发表的,根本就不需要花钱。即使《银企之友》不采用,他也可以投稿到其他的报刊编辑部。

     加林业余创作十多年,从来没有去干花钱发表文章的事情。如果让别人知道了他的这篇论文是花四千元钱发表的,他的脸面往哪儿搁?支行干部员工要是知道了他和赵国栋用公家的钱为自己发表文章,大家会怎么看怎么想?

     当然,最让他难以忍受的,还是县人行欺哄瞒骗的做法。如果肖主任当初就告诉他,发表文章要交钱,他是绝对不会参加的。县人行是金融行业的监管单位,做事怎么能够这么不透明?太过分了!

     支行的财务工作由副行长孙建伟分管,每一笔费用开支的发票,最终都必须由孙建伟签字。王加林想先去探探孙副行长的口气,看看行领导对这件事情是什么态度。

     他忐忑不安地来到孙建伟的副行长室,带着对县人行的强烈不满,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孙建伟听完,当即勃然大怒,他也对县人行的做法气得七窍冒烟。孙副行长说,年前县人行向县委县政府汇报工作,要求各金融机构主要负责人列席。商业银行的行长们只是带着耳朵去旁听了一下,结果每家银行都被摊派了两千元的费用。

     “县人行做事总是这么差火!”孙建伟气乎乎地骂道,“不就是仗着自己的监管单位么?既然他们之前一直没有说发表文章要收钱,我们现在就偏不给!我看他们能够怎么的。反正杂志已经印出来了,未必他们还敢以不出钱为理由处罚我们不成?”

     见孙建伟是这种态度,加林感觉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他同仇敌忾地骂了半天县人行,就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刚在座位上坐下,恰巧县人行办公室肖主任来电话找他,催促他们去领《银企之友》杂志样刊。

     余怒未消的王加林一下子就被点着了。

     本来,这些天为贷款的事情他就一直窝着火,现在又摊上这桩闹心的骗局,加林主任的愤怒可谓到了极点。

     也管不了肖主任是什么身份到什么年纪了,加林拎起话筒就吼了起来。一连串的质问,把窝在心里的火气全部喷射出来。

     两位平常关系不错的银行办公室主任居然在电话里大吵了起来。这样的结局,当然是非常令人难堪的,也让人感到非常的遗憾。

     发泄过后,王加林啪地一声挂断电话,感觉心里畅快无比。

     该咋的就咋的,老子怕你个球!

     他横下一条心,完全不管不顾了。但是,事过半个小时,人冷静下来之后,他又有些后悔,认为自己还是过于冲动了。

     人民银行毕竟是监管机构,商业银行的经营管理活动都要接受他们的监督和管理。得罪了婆婆,将来会有你的好果子吃么?县人行报复和惩治你的机会多着呢!

     管他出多少版面费,反正是公事公办,花再多钱都是银行出,又不要你个人掏一个子儿,何必这么较真?你王加林这么嫉恶如仇,充当恶人,假如县人行领导去找赵国栋,赵国栋一口答应下来,你不是白白得罪了人么?

     肖主任比加林要长几岁,两人关系一直挺好。加林半年前乔迁新居时,肖主任还专门带着县人行办公室的同志上门恭贺。现在这么一闹,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彻底搞皱了。以后两人碰面,该有多么难堪和尴尬!

     于公于私,王加林都感觉自己过于冒失,认为自己缺乏涵养。受不得一点儿委屈,憋不住一口气,这种火爆子性格,将来肯定是要吃大亏的呀!

     这件闹心事最终处理的结果,正如加林所猜想的那样,行长赵国栋答应了县人行的“不合理要求”,督促余丰新支付了相关款项。

     王加林的郁闷是可想而知。

     带着这种极其糟糕的心情,他迎来了自己的三十岁生日。

     生日那天,方红梅特意为老公订制了生日蛋糕,又去中山街集贸市场买回鱼肉和新鲜蔬菜。她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炒炸煎煮,弄了满满一桌子好饭菜。小朋友王彤关在她的房间里,借助剪刀、胶水、画笔、硬纸板和五颜六色的彩纸,自己动手,为爸爸做了一个生日贺卡。

     白酒、红酒、高脚杯、蛋糕、蜡烛、贺卡、美食……电视里播放着动画片《猫和老鼠》,时不时让大人小孩忍俊不禁。

     生日晚宴气氛非常温馨。

     不过,王加林心里还是像压着一块石头,情绪一直不高,难得开心起来。他闷声不响地吃菜,一杯接一杯地喝酒。当老婆和女儿端起杯子祝他“生日快乐”时,他只是机械地端起杯子回应一下,脸上勉强挤出一点儿笑意,说声“谢谢”,很快又恢复到面无表情。

     红梅当然清楚加林为什么高兴不起来。

     得知借出去的两万元钱难以收回,她心里也很不好受,而且相当内疚。毕竟,当初是她力劝加林办理贷款的,借款人又是她的亲弟弟。

     这么大一笔账债,敬文和李华绝对没有能力偿还,她娘家的父母亲同样无能为力。就算砸锅卖铁,老两口也凑不够两万元钱。这笔钱最终恐怕还是只能由他们承担。

     两万元啊!家里的存折和存单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大一个数字。红梅老师也从来没有体验过拥有两万元现金是什么感觉。现在却要莫名其妙地丧失两万元钱,她心里能够不难受呢?

     但难受又有什么办法呢?她没有想到平常夸夸其谈、在她面前信誓旦旦、把揽工程赚钱说得天花乱坠的弟弟方敬文这么不成器,办事这么不靠谱。

     红梅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敬文和他的几个拜把子兄弟能够联手出击,想办法找到那个遭千刀万剐的韩老板,把被骗走的钱追回来。就算两万元钱不能如数追回,哪怕追回一万元或者几千元钱,也能减轻一些他们的压力啊!

     眼见加林整日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红梅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他。当加林因为心里不痛快,把满腔的怒火撒到她的身上时,她也只能默默地去承受。

     夫妻俩已经好几天没有交言,彼此见面都没有一张笑脸。晚上也是背靠背睡觉,辗转反侧,唉声叹气。为了尽快入眠,红梅有时还抱起被子,去女儿王彤的房间。

     她多么希望自己精心筹办的生日晚宴,能让加林高兴起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