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7.不干净的旅馆
    白尚茹高兴的嗯了一声,赶忙跑到自己房间换衣服去了,她本来还以为王学玺会推脱,应为之前王学玺就说过,不会让她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但现在看来,王学玺似乎是回心转意了。

     王学玺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能找到一丝生机了。”他穿好鞋子,在房间里找了找纳福,发现它并不在。之前忘了问,也不知道纳福在进阶的时候感没感觉到宾馆里有灵能量或者鬼魂之类的。

     不过入住了也两三天,王学玺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劲,要不是因为店员的反应,他都以为住错宾馆了。“看来只能在店员和老板娘身上找原因了么?姑且去搜集一些情报吧。”

     王学玺出了房间,敲了敲白尚茹的房门,当白尚茹打开房门的时候,她已经穿戴整齐了。“好了,我们现在去哪?闹鬼的楼层在哪?”

     “应该就是咱们这层,咱们先去问问这里的店员和老板娘,自从住进来之后,我还真没感觉到有什么可疑的东西,之前纳福和冯雪也检查过,根本就没有鬼。可是如你所见,这么大的宾馆却没有人住,情报上也说是有灵体,显然是有人见过的。之前老板娘拜托过我,想必她应该会知道的详细一些。”

     白尚茹拉着王学玺的手臂:“那我们快下楼去吧。对了,之前那个道士大叔已经回去了,说是想到办法他会来找咱们。”白尚茹说的是严考。王学玺想了想,自己似乎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不过既然那家伙可以在sh市监控道观的话,应该会在白尚茹身上留下什么东西吧?

     “没关系,那个血滴和米绯呢?他们也走了?”王学玺问道。

     “他们没有,不过你耳朵过来,我告诉你个秘密。”白尚茹贼兮兮的招呼着王学玺,同时将一只手揽住了王学玺的脖子,另一只手挡在嘴前:“那个叫血滴的小孩似乎看上你家千柠玖了哦,今天看他们一起出去玩了一整天,说是去逛街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十四五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孩子们渐渐开始明白:爱是怎样一种感觉。不过在一般的家庭中,孩子遇到这种事儿都是秘密进行,不然不管任何家长、老师,大多都会来一出‘棒打鸳鸯’。

     王学玺对撩妹儿这种事也不是一窍不通,相反,他还算是个高手,不过只是到现在都还是处男罢了。“血滴这小子,胆子可真肥啊!看来我是时候教小柠一些实用的东西了。哼,小孩子果然就是小孩子,我几乎能猜到他会做的所有事情。无非就是逛个街,送个礼,吃顿好的,然后加个微信,聊聊以前的故事,巴结巴结我这个做哥哥的,然后用他赖以成名的超能力做一朵玫瑰表白啥的么。哈哈,因吹斯汀。”

     白尚茹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哈,这还用说?不都是这个套路?我都能猜到他送给小柠什么,绝对是手机!这小子倒好,没有撩妹的条件,自己还带创造条件的。”王学玺理所当然的说道。话音刚落,就听见电梯的声音——叮。

     果然是千柠玖回来了,后面还有血滴一脸不爽的提着一堆东西,当然了,也少不了米绯这个‘跟屁虫’,正笑眯眯的看着王学玺,但王学玺能感觉到米绯背后的那股杀意......

     “哥!”千柠玖飞扑到王学玺怀里:“哥,你醒啦?我跟血滴小哥哥和米菲姐姐去商场了,买了好多东西。你看你看,血滴小哥哥送给我的手机!”千柠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部手机,赫然就是当下最流行的‘大香蕉6’,可能考虑到千柠玖手比较小,所以血滴并没有选择‘大香蕉6plus’。

     白尚茹惊异的看了王学玺一眼,还真让他说对了!“哥,你看,能指纹解锁哦!而且里面还有好多游戏,最最重要的是,里面有个功能叫qq,这样我就能随时联系到哥哥啦!”

     王学玺笑眯眯的看着血滴,血滴怡然不惧的抬着头和他对视,眼神里仿佛在说:“我就是要撩你妹,你能奈我何?反正也不是亲生妹妹。”

     王学玺食指和拇指偷偷搓了搓,别人没看到,但他知道,血滴和米绯肯定能注意的到。果不其然,血滴见他这样,立马长大了嘴,然后便把头别了过去。那意思是:“小样的,你妹是你妹,你是你,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自由恋爱!你管我要钱要的着么?”

     王学当然早已料到这种情况,没有理他,而是轻轻的摸了摸千柠玖的头:“qq啊!qq有什么可用的?早就过时了,我都快不记得账号了。我建议你用微信,顺便我送给你一张银行卡,帮你绑定上,这样你就可以用手机买东西了。对了,还有‘支付婊’,走,我先教你怎么抢红包先......”王学玺扶着千柠玖的肩膀进了屋,留下一脸尴尬的血滴在外面候着,白尚茹和米绯相视,两人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

     ............

     “您好,蒋思思小姐是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学玺,这位是我的助手——白尚茹。我希望您不要隐瞒什么,虽然这鬼到现在还没有惹出什么事端,但在那放着不管,迟早是个麻烦。”王学玺下楼后,在店员小茗的指引下来到了顶层的一个房间之中这里似乎是专门为有钱人准备的,房间很大,还有会客室和健身房,估计一晚上得千十来块。

     蒋思思正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等着王学玺到来,之前小茗已经用内线电话联系过她了,她赶紧将屋子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摆好了各种水果。在她看来,王学玺就是来救命的啊!虽然有一定几率是骗子,但也只能急病乱投医了。

     蒋思思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回忆什么“我没有什么隐瞒的,这家旅馆我经营了两年了,但是从三个月之前就经常收到有人在网上差评,说晚上很吵。最开始我们以为是其他几家酒店的故意排挤,直到陆续有值班的店员生病、辞职我才重视起来。”

     蒋思思将倒好的两杯茶水亲自递给王学玺和白尚茹放到桌上,然后坐下,一边摆弄着衣角一边说道:“后来我问那些员工为什么辞职,那些员工大多都说我这旅馆里有鬼,最开始我还不信,但说的人多了,我也就信了。”

     王学玺问道:“你觉得闹鬼是什么原因?你这店里死过什么人没有?或者最近招惹到什么人,然后人死了之类的。”

     “没,都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莫名其妙的......我一般不在旅馆里,每个月几乎只来三四次,都是待不了半天就走了。多名员工辞职后,我曾经在闹鬼的楼层里住过一晚,当晚......”蒋思思顿了顿,显然是不想再提起这件事,但一狠心还是说出来了:“我看到了一个死去的男人,他当晚满脸是血,然后从地板上爬到床上......然后我就昏过去了,直到今天,我才来这个房间住一晚。还有还有,我虽然不再旅馆中居住,但是那鬼依旧缠着我,直到两个礼拜以前。但小茗却......”

     店员小茗也是脸色发白,谈鬼色变:“我看到的不是男的,而是一个女鬼!穿红衣服的女鬼!我虽然没看过她的脸,但是她的手绝对是女人的,看起来很修长,而且还有黑色的指甲,很长的那种。就在二楼。”

     王学玺打了个手势:“你一会再说,我先问问那个男鬼的事情。首先,它长什么样子?能形容一下么?”

     蒋思思似乎不是那么害怕了,侃侃而谈道:“块头很大,几乎有两米高!浑身肌肉虬结,跟绿巨人都有的一拼。拳斗足有篮球那么大,就连一根手指头都比我的胳膊粗。身上的肉就跟被缝起来的一样,有很多线......还有他的脸......足有十几颗钉子钉在上面,上面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实在是太吓人了。”

     王学玺能感觉到,白尚茹有些发抖,她还真不适合做这种工作。王学玺没有管她,而是继续问道:“这个人你觉得你认识么?”

     “不认识。”蒋思思迅速回答道:“我认识的人里面根本就没有那么大块头的,毕竟那个鬼有两米多......”

     “不,这也许只是一种映射罢了,人生前想要变得高大,而且有基础、知道怎么变得高大的话,那他所化的鬼魂会比活着的时候还要大。我说的是缩小版的鬼魂的样子,能让你想起什么人么?”

     “不,还是想不起来。”蒋思思眼睛看着地面,摇了摇。

     王学玺微蹙眉,他还要考虑考虑蒋思思的话。“那你呢?那个女鬼是什么情况?”王学玺问小茗。

     “那个女鬼......我实在来上班的第三天晚上才看到的。事实上我来这里工作才三个星期,家里穷,看这里招人给的工资很高,所以就来了。后来发现这个旅馆几乎没有人住,白天还有几个保洁的阿姨,我来这大多是值夜的,后来听她们说......这家旅馆里面......不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