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46章 战斗准备
    “妈~~的,高成这个王八蛋!”

     在场的父母和八个女鬼魂魄,哭的更厉害了,呼天抢地!

     张灵还是第一次暴了粗口。

     “引魂使,你先带着她们几个回去吧,我自会有安排!”

     “是,小道爷!”

     “走吧,你们先走吧,我会想办法,替你们报仇的!”

     八个女鬼魂魄依依不舍的离开。

     “大师啊,你一定要为我们的女儿报仇啊,她才刚大学毕业啊!”

     “小道爷啊,你是法力高强的天师,我们都相信你!”

     “没想到这阴间也是黑势力横行啊,这让我们以后死了,怎么办啊!”

     “.....”

     张灵含着泪,看了他们一眼,又看了看师姐杨花。

     杨花已经哭的不能自己,稀里哗啦了。

     “好,你们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们的女儿报仇的!”

     张灵说完狠狠的紧握拳头,此时他的形象很高大尚,一点的不猥琐了。

     “小天师啊,你需要什么,尽管给我说,这个天杀的高成,会遭报应的!”

     “对,小道爷啊,我们要团结起来,一起战斗啊!”

     “需要多少钱,我会回去给她们烧纸去,不让她们在阴司受苦啊!”

     “可怜的闺女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啊!”

     “好了,现在还不需要你们的帮忙,等着需要你们的时候,我会联系你们的,你们现在留下手机号码就行!”

     回到别墅以后,张灵没有在和杨花说什么话,径直回到房间。

     看书一直到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他要在师父留给他的《老子想而注》里,找到能克高成的办法。

     .......

     “臭小子,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一点的都不像我!”

     张灵在朦胧中听见杨花,嗷嚎着把他的被子给解开。

     “啥?怎么会像你的,你又不是我老娘,你只是个小娘们!”

     这次张灵不怕师姐杨花看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脱衣服。

     “哎哟,人家才刚睡下嘛,你胡说什么啊!”

     张灵像极了懒猫一样,揉揉眼睛,又打了滚床。

     “臭小子,想出怎么对付高成的办法了没,夏侯总裁已经醒了,等着你呢,你别忘了,你可是答应。

     替她打比赛的,最关键的是又真金白银哟!”

     张灵一听真金白银,立刻清醒,哗啦坐起来,眼神放光。

     可是,一听到夏侯卿,又不想起床了。

     “哼,她醒不醒的,关我鸟事啊,昨天她还骂我呢!”

     “哎哟,你个小兔崽子,还记仇啊,赶紧的,起来,夏侯总裁要见你!”

     杨花白了张灵一眼。

     当张灵打着哈欠走出房间的时候,看见夏侯卿坐在客厅里喝着咖啡,看书呢。

     “哼,假斯文,懂什么啊!”

     今天夏侯卿又换了一身天蓝色的休闲服,波浪卷更加的有爽感了。

     “你醒了,过来,听说你有个大计划,说说!”

     夏侯卿头都不抬的,翻着书问道,旁边的咖啡冒着香味泡泡。

     张灵白了一眼师姐杨花。

     “臭八婆,碎嘴!”

     杨花狠狠的瞪着张灵,居然做了一个无所谓的鬼脸。

     “哼,和你有关系吗?”

     夏侯卿没有说话,依然的翻书,眼皮都没抬起来,只是邹邹眉,轻咳一声。

     “当然有了啊,你死了,谁给我打比赛啊!”

     还是没有抬头。

     “臭娘们!”

     张灵说完,就朝外走去。

     “慢点啊,不要忘了,你我的约法三章!”

     张灵头也没回的,感觉浑身鸡皮疙瘩落一地。

     “哼,屁的约法三章!”

     张灵在外面吃了肉包子,就打车找寿衣店。

     “老板,你这寿衣多少钱一套啊?”

     “草,五百一个!”

     这老板鸡斗眼,眼珠一转,还他妈是个熊猫眼。

     “哎哟,你又不抓鬼,昨晚没有睡好吧,不会是闹鬼了吧!”

     张灵捂嘴一笑。

     “多要几套能便宜不?”

     “草,哟,要几套,死了多少人啊!”

     “哎哟,你看我像家里死了人的样子啊,没头脑!”

     张灵白了他一眼。

     “八个!”

     “草,大客户啊,出交通事故了,还是学校集体自杀啊?”

     鸡斗眼,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最便宜四百一套!”

     张灵转身就走。

     “草,是个小道士啊,别走啊,我们好好聊聊嘛!”

     这鸡斗眼一把拉过张灵。

     “哎哟,刚才没带眼镜啊,你带上眼睛也不是文人!”

     张灵心里暗想道。

     “不行,你这给的太少了啊,我们要则算本钱的嘛,最少三百一套!”

     “二百八!”

     “二百八十五!”

     “二百!”

     “好吧,二百五一套,怎么样啊,你也要让我们多少赚的嘛!”

     “好,成交,二百五!”

     “真是个二百五!”

     张灵心里骂道。

     “还有啊,你这纸人,小女孩多少钱啊!”

     张灵想到这个,干脆一起买全算了,省得再跑第二家。

     “也是八个?”

     鸡斗眼斜着感叹。

     “是啊,八个,还有要些纸钱、白蜡烛、香炉、祭坛灌子,汽车!”

     张灵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鸡斗眼。

     鸡斗眼脸上浮现喜悦之色,他妈肉都起褶子了。

     “一共一千零八拾八!”

     鸡斗眼嘁嘁喳喳的,在计算器上算完,递给张灵看。

     “太贵了,什么都不要了,在乡下这些也就五百块钱啊,老板,你太黑了!”

     张灵说完又要走。

     “小兄弟啊,城里什么都贵嘛,你看看啊,我这房租啊,水费电费,我还要养家糊口啊!”

     鸡斗眼推了推黑框眼镜,一脸懵比的说到。

     “好了,所有的这下一共给你八百八十八,很吉利,咋样啊?”

     鸡斗眼吧唧下嘴,咬咬牙,拍手道。

     “行,下次有这样事情的时候,你可得记着来我这里啊!”

     “好,我是抓鬼的,以后少不了这样的事情,你给我个名片,以后我让客户直接来你这里买就是了!”

     鸡斗眼一听这个,顿时来了兴趣。

     “真的啊,你会抓鬼啊!”

     鸡斗眼严肃起来。

     “这个还有假啊,不信我给你抓个看看,你这店里昨晚闹鬼了吧!”

     说完张灵也不搭理鸡斗眼了,在他的眉心一戳,缓步走进去,朝着店里一角,就是大呵一声。

     “冥水纸泥路,鬼魅魂归聚,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嗖!”

     一个小鬼魅被张灵收进阴阳葫芦了。

     “看到了吧,一个小鬼魅!”

     鸡斗眼哆嗦着,嘴角抽搐,眼睛暴突。

     “你怎么像个鬼啊!”

     “你真是大师啊!”

     鸡斗眼拱手。

     “哈哈哈,这些东西你是不是白送啊,我可是救了你一家子的命啊!”

     “送,白送,必须白送!”

     张灵心里那个高兴啊,这都是搂草大兔子,顺手的活嘛撒,居然没花钱。

     “可是,这大红龙,去哪儿找呢?”

     张灵有点犯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