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再探朝云宗
    走到酒楼前,店小二赶忙殷勤地迎了上来。

     “这位公子,带朋友来了啊。”

     酒楼称不上金碧辉煌,却也华美大气。虽然现在城内居民不算太多,但酒楼里仍然很热闹。

     莫浚黄泉冲小二笑着点了点头,轻车熟路地径直领着他们上了二楼,无叶障目面色如常地跟着。那个小二冲另一个店小二说了什么,他赶紧跟着走上了楼。

     那个店小二看到卫玖瑜和玖月汐有些好奇地对他们说:“又来啦?”

     “难道你不欢迎我们?”莫浚黄泉挑了挑眉,斜了他一眼。

     四人走进倒数第二个包厢,他马上给他们倒上了新鲜的茶水。

     “这回吃点什么?”

     “看你的了,你的推荐总是不会差。”

     看着他走出包厢,莫浚黄泉介绍道:“他是我们的一个朋友,叫一只兔基。他在这个酒楼里当店小二,你可以向他打听一些消息。”

     卫玖瑜和玖月汐点头。这种人在游戏中也是很重要的一种角色。

     “我们想投靠你们。”

     莫浚黄泉开门见山,直接地对对面的两个年轻女子说道。

     卫玖瑜愣住了。即使她真的起过招揽这两个人的心思,但没有理由这两个才能不逊于自己的人毫无条件地向自己示好。

     既然这样,她也就直接明说了。

     “你们想要什么?”

     “我知道你们出身世家,但我们只是普通身份的人,即使有能力也没有地方施展。我们只是希望你们能给我们一个空间,加入你们的家族后我们会和一样做其他成员的,不会有什么特殊。”

     “你要知道,我的家族并不有很大的势力。而凭借你们的实力,肯定有很多强大的家族会愿意接受你们。”

     “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们也会成为那几个最有实力的家族之一的。”

     “是吗?”

     “是。”莫浚黄泉坚定地说道。

     “但还有一个问题。”卫玖瑜看着莫浚黄泉有些担心的眼神,“我和玖月汐不是一起的,你要加入的是谁的家族?”

     莫浚黄泉愣了一下:“都一样不是吗,由你们决定吧。”

     卫玖瑜无奈地看了玖月羽一眼。

     她猜到他是以为她们要建立的两个家族是一起的。

     为什么大家都认为自己和玖月汐关系很好呢。而且就算她们关系真的很好,这种情况下,公平竞争才是公认应该的做法。

     但也许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卫玖瑜这样想。

     玖月汐说:“他们加入你的家族吧,毕竟是你先遇到他的。”

     卫玖瑜又愣了一下。

     她能看出玖月汐是真心想让他们俩加入自己的家族,不是像她说的理由一样客气。

     但为什么呢?她应该也需要不是吗?

     不管怎样,直接接受都不符合她一贯的做法。

     玖月汐看出了她的想法,说道:“阿羽,我没有建立一个家族的打算。”

     卫玖瑜微愣了一下,心中有些可惜。

     玖月汐成为一个家族的族长显然对她是只有好处的。

     “既然这样,欢迎你们加入幻羽盟。”

     幻羽盟是她早就给自己的家族想好的名字。实在是因为她不会起名字,又不愿意交给别人,所以就随便用了一个以前游戏里弓箭手的职业名称来命名。

     “阿羽,你觉得莫浚黄泉和无叶障目真的是平民出身吗?”在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玖月汐问道。

     “......谁知道呢。”卫玖瑜有些诧异她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不管是他们是平民、普通世家出身、被逐出世家的人甚至是卧底,只要我们足够小心就对我们益大于弊,不是吗?”

     玖月汐看着对面的卫玖瑜,点了点头。

     她当然不是那种怀着天真的正义的人,你应该也发现了我们的很多相似点。

     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些耀眼呢。

     极夜规定满十级就可以建立家族,这也许是为了早些挑起更大的竞争以让它的创造者获取更大的利益。

     不过卫玖瑜显然是对这条规定满意的,在完成的入职任务后她就去建立家族了。

     建立家族和入职一样,在极夜大陆都是一件很庄严的事,而且它们的地点也都是在职业公会。

     卫玖瑜熟门熟路地走进去,向凯里行了个礼:“凯里大人,我是来建立家族的。”

     这次她是一个人来的。

     “请证明你有建立家族的实力。在你能建立好家族基地后,它就算正式成立。”

     建立一个家族基地可不简单,是要像真的建设一样把各个建筑都盖出来。

     她把这些任务分开交给几个除了钱叔以外最得力的几个属下——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完成。

     趁着现在的时机多找些有价值的任务做。

     如果说有江湖背景的游戏里有什么不能少的,那就应该是武林大会了。在极夜大陆武林大会可不光比的是俗世中的那些武功,也不缺乏仙人法术。

     至于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真的仙人,答案就是即使没有极夜也能创造出来。

     对于他们来说,这是让自己的实力飞跃的一个大好时机;对于普通的玩家来说,有了这么一个活动至少能接到更多的任务。

     在做任务的过程中,卫玖瑜发现了一个特殊的npc。

     他叫柳少星,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人之一。现在离大会开始还有六七天,他却不像大多人一样忙着练武交际,而是在各处打听着某些消息。而他打听的消息是一个卫玖瑜熟悉的词——朝云宗。经过她的观察,他似乎有什么事要去那里。

     这天她带着玖月汐再次拜访了柳少星。

     “小羽,小汐,你们又来了。”柳少星带着笑意说道。

     其实他刚开始和她们熟悉之后是叫她们“羽妹”和“汐妹”的,但她们怎么听怎么别扭,才让他改了过来。

     “数我冒昧,大会还有几天就开始了,柳少侠没在忙着准备吗?”玖月汐露出有些好奇的表情问道。

     柳少星叹了一口气:“不瞒二位,我这次来曦城的目的除了参加武林大会之外还要代表我的宗门清枫宗去拜访另一个宗门。那个宗门你们应该也听说过,就是朝云宗,清枫宗和朝云宗是有些渊源的。可惜关于朝云宗的消息太少了,我现在连具体的位置都没有打听到。”

     “不瞒柳少侠,我来曦城的时候曾经途经朝云宗,但那时我发现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啊。”

     对面的青年脸上露出惊讶:“怎么会呢,师父还让我去拜见庆元长老呢。”

     卫玖瑜把当时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讲给了他听。

     她注意到,玖月汐的脸上也闪过惊讶。

     他脸上露出悲伤和若有所思的神情:“你们也是能看见鬼魂的人?”

     “是的。”

     “感谢你们给予的线索,”柳少星脸上显出一丝犹豫恳求道,“能麻烦你们跟我去一趟去一趟吗,因为我不太熟悉地形......?”

     “当然可以,我们也很像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太感谢你们了!这是我师门的暗器,就当做小小的谢礼吧。”

     她们分别接过一个小巧的□□,礼貌地道了谢。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卫玖瑜问道,她心里还是记挂着朝云宗那个任务的。

     “那再好不过了。”

     卫玖瑜和玖月汐带着柳少星走出城门向着森林走去。

     玖月汐笑着说道:“这个东西很方便呢,一按就能发射。”

     “是呀。”柳少星显出淡淡的骄傲,“这是我师兄说的。”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师兄的父亲就是朝云弟子,他们已经十几年没有见面了。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师兄一定很伤心。”

     “我们一定会尽力找出真相的。”

     看着这位柳少侠也不是没有一点心计嘛,但倒是不惹人讨厌。

     但此时卫玖瑜担忧的是另一件事。

     当初玖月汐跟她说起朝云宗的时候自己没有告诉她事实,她怕玖月汐心里有什么忌惮。

     “汐儿,之前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

     玖月汐打断了她:“没事,我能理解,要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可是能理解不代表心里没有疙瘩,卫玖瑜看不清她浅笑下心里的思量。

     “我向你道歉。”

     “阿羽,我真的没有不开心。相反,我欣赏你的做法。”

     “能得到你的理解,是我的幸运。”

     汐儿......从此以后,你是我的朋友。

     森林仍然像之前一样的阴森,但这次因为他们三个人都骑着马、也没有像上次一样注重打怪,而且已经熟悉了地形的原因用的时间比上次少了很多。朝云宗也仍然像之前一样荒凉,柳少星在走到山门前的时候流露出叹息的神情。

     上次待在山门附近的庆元这次却没有出现,卫玖瑜和玖月汐同时皱了皱眉,对视一眼后继续向前走去。

     “你也能看到鬼?”看到柳少星也利落地杀死了一个鬼魂,玖月汐问道。

     “是的。事实上,这在很多地方并不是一个罕见的能力。”

     解决完又一个鬼魂,卫玖瑜觉得有些不对劲。

     “汐儿,我觉得这里的鬼魂好像变多了。”

     “这不正常。”

     柳少星说道:“这是有可能的。如果这些鬼魂随着时间的流逝怨气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大,这样这里的鬼气就会孕育出新的鬼魂。”

     她们对视了一眼:“那怎么样才能彻底解决掉他们?”

     “我很抱歉。”柳少星低下了头。

     “没关系,总会有办法的。”玖月汐安慰道,继续前行着。

     但当卫玖瑜再次走近大殿的时候,还是看到了那个人。

     “小女娃,又来了啊。”庆元的脸上平静的不正常,“你不用这么小心地看着我,我知道你们早就发现我不是真正的人了——准确的说,现在朝云宗已经没有人了。”

     “那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柳少星说道,看得出来他正压抑着波动着的心情。

     “朝云宗跟江湖中人向来少有恩怨,却落得一个全灭的下场,就要怪那两个卑鄙无耻的叛徒!”仙风道骨的庆元脸上露出有些狰狞的表情,“江湖中人一向向往朝云宗,也有很多人都想得到其中的功法宝物。但他们从来没有强行抢夺的念头,因为朝云宗的强大。直到有两个弟子经不住考核期内名利的诱惑,告诉了其他宗门的人朝云宝物的存在。更糟糕的是,由于他们的无知或者贪欲夸大了宝物的作用,让几个宗门为了利益联手秘密地从内部攻破了这里——我知道,远离人烟也有不好的地方了,被灭门了都没有人发现。”

     庆元的脸上勾起了嘲讽的笑意。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杀死了我的一个又一个同门,他们都是罪人!他们每一处都没有放过,师弟倒在了我面前——直到那时,他的眼里都没有是仇恨,只有悲悯——我的师弟......他再也回不来了......”

     他的声音咋听没有波动,但只要仔细感受就能发现他灵魂深处的悲哀。

     庆云的眼神空洞而无神,掩藏着无边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