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中秋后续
    “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去拿些东西来。”玖月汐突然神秘地眨了眨眼睛。

     “好,你去吧。”

     玖月汐利落地跳了下去,走进了她的房间。

     不一会儿,她就抱着一个大盒子缓步走了出来,盒子上面叠着一坛酒还有两个杯子。

     “阿羽,帮忙接一下啊。”

     “好。”

     卫玖瑜趴在屋檐上把手伸了下去,双脚倒挂在屋顶上。

     “你小心掉下来啊。”玖月汐边说着边把东西递了上去。

     “没事的,这屋檐坡度不大。再说,我武功也不是白学的。”

     阿羽在自己面前终于活泼了一些呢,这是不是代表自己在她心里变得重要起来了呢?

     打开红色的锦盒,里面有九个格子,每个格子里都各装着一种口味的月饼。

     “又是你亲手做的?我当时怎么没看见。”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惊喜啊,当然不能让你看见。你不是说我不给你开小灶吗,这回不就开了。”玖月汐自然地笑着,“来,看看你喜欢那种口味。这坛是我酿的桂花酒,现在还是温的呢。”

     玖月汐说着,就为卫玖瑜斟上了一杯酒,

     “没想到你酿酒的水平也这么好,还真是贤惠呢。”卫玖瑜边调笑了一句边接过了酒杯。

     桂花酒比一般的酒酿更浓稠绵甜,且回味甘醇。

     这份心意,她卫玖瑜记在心里了。

     “我的厨艺都是我母亲教我的,我至今还记得她做的饭的味道。”玖月汐想到了当年的一幕幕场景,脸上露出了浅笑。“母亲是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温柔贤淑,我是万万比不上的。”

     “别这么说,你很好。”

     玖月汐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阿羽,传说将桂花酿涂在爱人的胸口上就可以在转世轮回中相守三生三世,你信吗?”

     “我不信。对我来说,把握好眼前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眼前的人啊。

     之前从未想到,在家人去世之后还有人陪自己过中秋。

     卫玖瑜心底的某个部分,已经开始有了软化的迹象。

     汐儿。能把信任全心托付给一个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她们聊了不知多久,酒喝了大半坛,月饼却没吃几块。两人都已有些微醺,卫玖瑜的脸红得发烧。她的体质就是一喝酒就脸红,以前父母还因为这个打趣过她。

     “我们来打一个赌吧。”卫玖瑜醉了之后,完全不复平时的沉静。

     “赌什么?”

     “我们来互相猜猜对方最喜欢的月饼口味是什么,输了的人要答应赢了的人一个条件。”

     “好,我先来?”

     “嗯嗯~”

     “我猜你最喜欢的月饼是椰蓉。”

     “咦,你怎么一下就猜到了......”

     阿羽醉了的样子,真是可爱呢。

     卫玖瑜现实中的面容并没有游戏里这么成熟。她本来年纪就不算大,脸型还十分稚气,长的其实十分可爱。

     不过她不满意这副长相就是了。

     在卫玖瑜醉酒的时候,她原来那些可爱的表情就显露了出来。

     一个少女模样的女孩子,却有着御姐的心,也是惹人疼爱。

     玖月汐神色莫名地想。

     当然,卫玖瑜御姐的声音她也是很喜欢的。

     “现在该我猜了~汐儿最喜欢的月饼馅是蛋黄,对不对?”

     玖月汐心里也有些吃惊,阿羽竟然也一下就猜到了。

     自从她记事开始,在每年的中秋母亲都会给她做不同口味的月饼。而母亲第一次做的,就是蛋黄口味的。那甜中带着咸、咸中又带着甜的味道,她此时仍然铭记于心。

     “我一看就看出来了~”

     玖月汐听着卫玖瑜骄傲的语气,露出了真心的笑意。她轻轻把头靠在了这个似乎已经醉了的人的肩膀上。

     这个比她还小的人,却总是能成为人们的依靠。

     其实卫玖瑜的酒量虽然不算太大,但也不至于喝了还不到半坛就醉。

     她只是压抑的太久了。父母的死不是一场意外,但她现在连凶手都没有具体确定。

     要是以前她一定会觉得猜你最喜欢的月饼这种游戏太无聊了,但其实她心底期待的不也是这样简单幸福的生活吗?

     和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一起聊天说笑,还可以打打闹闹......

     她还没有经历过呢。

     “汐儿,谢谢你今天陪我。”

     “没什么的,这个节日我过得也挺开心的啊。”玖月汐今天的笑容似乎特别多,“可惜开服的时候正好错过了七夕,不知道那时候会有什么活动。”

     “过七夕?难道你有男朋友了?”

     看汐儿平时的样子,应该是没有的。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看看会有什么好玩的......还有,能得到什么。”

     “这些天你开的铺子赚了不少吧?”

     这酒后劲不大,两人已经都醒了。

     “当然,这里面还有你的一份。”

     当时在进游戏还不到一个月,那天,两人做完任务准备回基地。

     玖月汐突然说:“阿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你去了就知道了。”

     卫玖瑜看着玖月汐带着自己来到了北望街。这是一条治安良好的商业街,很多著名的小店都在这里,很多人都习惯来这儿买日常用品;两人在这儿做过很多任务,对这里也十分熟悉。

     玖月汐进了一家卫玖瑜没来过的小店。小店看起来还没开业,十分冷清;但被布置得很好,古色古香。一进门,一个文雅的中年人就迎了上来。

     “汐小姐,这位客人,有什么需要吗?”

     “方先生,跟你介绍一下,这就是你们的东家玖月羽。以后你就归她负责,我可不管了。”

     “东家您好。”他鞠了一躬。

     “你好。”卫玖瑜转向玖月汐,“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你也有一定名气了,我送你一家书画店,你的作品也不用都送到文苑卖了。我的糕点铺就在隔壁,不过放心,不会有油烟之类的影响你的。”她看着卫玖瑜皱着眉的表情继续说道:“这是我招来的副掌柜方先生,你可以自己再招一个正掌柜。不用犹豫了,就当时我贿赂你这个族长的了。”

     卫玖瑜思虑片刻,展颜一笑:“那我就接受副族长大人的贿赂了。这么点的小店也用不着两个掌柜,方先生直接当正掌柜就是了,我又不是不信任你。”

     玖月汐笑了:“既然你愿意。”

     卫玖瑜在心底偷笑。

     汐儿,我怎么会看不出你平常有些貌似温柔的浅笑其实并不含多少开心的情绪。而现在,你的笑容里是满满的真心。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卫玖瑜看着身旁在月色下开始浅唱的人。

     跟自己的较为成熟的声线不同,玖月汐无论是说话还是唱歌都是标准的少女音,有种让人想保护的*。

     酒不醉人人自醉。

     之后卫玖瑜和玖月汐都不知道她们是怎么跳下房梁又走进屋爬上玖月汐的床的。

     总之,那天晚上卫玖瑜睡得从未有过的香甜;玖月汐睡得却不太好,总感觉一个重物压在自己的上身。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玖月汐睁开眼看见卫玖瑜的头压在自己的胸口。

     阿羽闭上眼睛的时候显得没有白天那么成熟,脸上甚至还没脱去青涩;头发也不似白天的柔顺,显出几分自然的卷曲。

     不一会儿,卫玖瑜也挣开了眼。现在还不到她平时起床的时候,她脸上还有着几分迷糊,眼里染着水汽。

     刚起床的阿羽,跟平常很不一样呢。

     “汐儿,我一直把头压在你的胸口上?真是抱歉。”她的脸上显出几分不好意思。

     “没关系的。”

     卫玖瑜赶紧起身去洗漱。

     “昨晚我们都醉了,我竟然来你的房间睡了,真是不好意思。”

     “我们用不着这么客气。这也挺好的。”

     梳洗完毕,玖月汐看着恢复严肃表情的卫玖瑜说道:“阿羽,我带你去羽汐糕点铺吃糕点怎么样?”

     “我们还是先去做任务吧。”

     “现在时间还早着呢,npc们也没几个起床了,任务也不会太多。”

     “话可不能这么说,起得早的npc还是很多的。就是因为现在没什么人,我们才应该趁这个时候去做任务。”卫玖瑜面无表情地说。

     “......”

     明明昨天晚上阿羽很活泼的,为什么早上起来就不认人了?

     其实玖月汐还是不够了解她。卫玖瑜跟她一样,平时很注重保持礼仪的微笑,但真正一个人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面瘫的。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卫玖瑜害羞了......

     无奈之下,玖月汐只好使出了她的绝技之一——用她的那双大眼睛恳求地看着卫玖瑜。

     可另一个人仍然不为所动:“汐儿,乖。我们先去少花些时间做任务,之后再去你的店里。”

     “可是那时候店里的就人多了。”

     “汐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平时可都在后面专门的房间里,什么时候会在店里待着。”

     “......”

     “走吧。”

     不过卫玖瑜说的确实是对的,一大早做任务的效率确实高了不少。

     不到九点半,两人就把平时一上午才能完成的任务做好了。平时她们都是这个点才开始的。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去我的店里了吧?到现在还没吃早饭,你应该饿了吧。”玖月汐笑眯眯地说。

     “是我没考虑周全,你也早饿了吧。走吧。”

     “我去给你做些点心,你跟我走吧。”

     “不用了,现在时间晚了,我们随便找点东西吃就行了。”

     “你先找点东西垫垫吧,我习惯自己做早餐了。”

     卫玖瑜只好顺便拿了一包凉糕,跟着玖月汐来到了后面;看着她拿好准备材料,开始熬粥。

     她捏起一块凉糕塞到玖月汐的嘴里,说道:“难道做早饭吃比吃早饭还重要?”

     玖月汐讨好地一笑:“习惯嘛。再说,我确实喜欢做吃的。”

     不一会儿,粥就熬好了。

     “这是......荷叶粥?”

     “对啊。夏天喝最解暑了,可惜现在已经是秋天了。”玖月汐柔柔地笑着。

     “没关系,现在喝也很合适。你从哪儿找到的材料?”

     如果自己能找到一个这样的女朋友就好了。卫玖瑜这么想着。

     温柔聪慧,还很......可爱。

     “一个老婆婆送给我的,她说我做的东西很棒,把采来的最后一些荷叶送我。”

     玖月汐每天的行动几乎都是跟着卫玖瑜,但卫玖瑜也没有问她是怎么认识那个老婆婆的。

     毕竟无论怎样,每个人都有自己得*。

     “你这么天天给我做吃的,以后我离不开你了怎么办?”卫玖瑜无奈道。

     这也许不仅是一个玩笑,还是一个试探。

     “为什么我会离开你?难道你要把我逐出家族吗?”玖月汐的眼神里是能轻易看透的疑惑。

     “当然不是。”

     “那我就可以一直待在你身边啊。”

     卫玖瑜没有说话。

     是。这样的关系是最好的。一直保持下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