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真相
    “公爵阁下,我们回来了。”

     “他怎么说?”

     “国王陛下说他会想办法让人们不靠近那个地方的,但毁掉神祗留下的幻境应该做不到。还有您提出想要帮忙的事,索耶分开管理不太好,希望您能谅解。”

     伊格纳茨眼里闪过一丝不屑,轻哼了一声:“既然这样的话,就把整个王国都交给我管好了。”

     卫玖瑜等人无言以对,只好保持着不变的微笑。

     “现在快到点了,你们就留下来用午餐吧。”

     “那就承蒙您的好意了。”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位布伦特大臣的弟弟今天应该能来。虽然接下来似乎就没他们什么事了,但对这场闹剧的结局他们还是有些好奇的。

     出于意料的,伊格纳茨的午餐并不算奢侈,只是简单的浓汤、牛排和煮熟的蔬菜。当然,甜点是必不可少的,饭菜的味道也丝毫不比柯林斯餐厅差。

     但伊格纳茨似乎没有什么食欲,边吃边皱着眉,只是碍于礼仪没有放下手中的刀叉。而一旁的劳伦似乎也习惯了,表情十分无奈。

     “奥斯丁大人没有胃口吗?”

     “我平常就吃的不多,你们不用介意。”

     这哪里是不多啊,根本不够供给一个正常人生存吧。

     侍女刚刚将餐具收走,另一个面无表情的仆人就来报说艾伯特·斯温伯恩先生求见。

     观察到卫玖瑜听到这个名字脸上难掩的惊讶,海无涯碰了碰她的手臂用眼神询问怎么回事。卫玖瑜轻轻摇了摇头,示意等会儿再跟你们解释。她仿佛没注意到伊格纳茨眼里复杂的情绪,稍微欠了欠身:“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伊格纳茨却摆了摆手:“不是什么重要的会面,你们不用避开。”

     他话是这么说,众人人却看到了他颤抖的双手。

     斯温伯恩仍然是一袭没有任何褶皱的黑袍,不同的是脸上却没有了那个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奥斯丁阁下,好久不见。”他恭敬地鞠躬,语气中带着礼貌而冰冷的疏离。

     卫玖瑜心里立刻明白他们的关系不正常。

     斯温伯恩知道伊格纳茨的真实姓名,想必是他曾经很亲近信任的人;但他进来以后一直板着脸,对伊格纳茨既没有用一般人应该称呼的“公爵大人”或“公爵阁下”,也没有亲近地直呼其名。很明显能看出有些奇怪。

     “.......艾伯特,好久不见。”伊格纳茨欲言又止,神情隐隐有一丝愧疚。他还偷偷地往卫玖瑜这边看了一眼,似乎是怕她们发现自己的异常。

     相比之下,斯温伯恩的反应就淡定多了,没有一点情绪波动。

     “我今天是来替国王陛下劝您的。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你的忠心,也从来没有要打压你的意思,希望你不要误解。”

     卫玖瑜心里现在完全是......

     哪有这么劝人的,摆着一个面瘫脸,之前面对她们的时候不是挺温和的吗......而且一上来就说“我是替谁来劝你的”,之后也都是“你别误解好人心别无理取闹”这样的语气......要是伊格纳茨炸了她也一点都不会惊讶。

     但仍旧出乎意料,伊格纳茨看上去一点火气都没有。

     “艾伯特,你肯定能看得出来,我并没有和国王做对的意思啊。”伊格纳茨显然在控制着自己的语气。

     “我没有说您与国王作对了,只是希望你心里不要有什么隔阂,毕竟都是一家人。”

     “不会的,我们世代的交情,有什么不满过几天就不在意了。”

     “那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告辞。”

     “斯温......”

     艾伯特顿了一下,回过头问道:“什么事?”

     伊格纳茨咽下挽留的话:“听说你建了一个樱花园,一定很美吧。”

     “比不上您的白玫瑰。”艾伯特谦恭的话语却让伊格纳茨心头一堵。

     “有时间欢迎我去看看吗?”

     “我的荣幸。”

     说完,艾伯特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伊格纳茨盯着他的背影眼里满是哀伤。

     “主人。”

     直到劳伦这么叫了一声,他才回过神来。

     “是我失态了,让你们见笑了。”

     “这是人之常情,斯温伯恩先生是公爵阁下的故交吗?”

     伊格纳茨长长叹了一口气:“是。当初我们分开的时候有些误会,他已经很久不肯见我了。”

     “公爵何不亲自去找他?”

     “那样他只会更烦我吧。”他苦笑了一下。

     “怎么会呢,公爵您真诚地解释,好友之间总是容易原谅彼此的。”

     伊格纳茨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那您和国王陛下之间......”

     “兰德尔是个仁慈的君主。我不欣赏他,但我爱索耶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人。”

     “即使他们对您有不少误解?”

     “那些都无所谓。”伊格纳茨笑了,“反正我这一辈子也没法为他们做什么了,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和艾伯和好,不给索耶添乱。兰德尔使出这招的意思很明显,我除了毫无保留的接受还能做什么呢?”

     这个结局是卫玖瑜等人都没预料到的。

     “那您的家族......”

     “兰德尔并没有打压我的家族,相反,他还默许了我收回祖父和父亲被他的祖父和父亲弄没了的势力。剩下的,就要靠我自己了。我本来也没指望他能帮上什么忙。”

     ......那你之前在说什么?合着你们还是一家人,我们都白忙活了?

     “你们当面没有白忙活,我已经争取到不少东西了。”伊格纳茨似乎看出了他们的想法,笑了笑。“我这么真诚,兰德尔也得表现出一点诚意才行。你们去告诉他,如果他能说服艾伯特回到我的身边,并给予我免审核提出议案的权利再恢复奥斯丁家族的威望与荣耀,我就不再和他闹别扭了。”

     ......原来您也知道您这是在闹别扭啊。

     卫玖瑜边心里吐槽着边说道:“......那好。”

     来来回回这么几趟,他们连王宫和斯诺城堡之间有什么店铺都已经一清二楚了。

     “国王,斯诺公爵说只要您能劝斯温伯恩回到他身边,给他免审核提出议案的权利并恢复奥斯丁家族的名望就答应您的要求。”

     “其他的两项都好说。但是劝斯温伯恩这件事......不说他是布伦特的弟弟,就算他只是索耶的一个公民我也不能强迫他去做什么啊。”

     这让卫玖瑜有些出乎意料,她还以为兰德尔要是犹豫的话也是考虑后面两项呢。

     也许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

     还是算了吧,他们从来都没有在几个人物上面做过这么多任务,而且基本上还都是跑腿,就像在走剧情一样......

     “听说斯温伯恩先生是公爵年少时的好友,他们是闹了什么误会?”

     “给你们讲讲也无妨。”兰德尔缓慢地说道,“伊格纳茨——也就是斯诺,你们想必已经知道了吧。他的祖父和父亲对王室不满,但是他们在他年幼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他幼时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王宫待着。”

     “所以他后来表现出不满时,索耶的民众认为他忘恩负义。但是那是他父亲的遗愿,他是不能违抗的。”

     卫玖瑜很理解这一点上的身不由已,并庆幸自己的长辈都是明白人。

     “后来他少年到青年时期,进了索耶两个最顶尖的学校之一。他在那里认识了斯温伯恩,他们性情相投,很快成为至交。”

     “布伦对我的忠诚,是索耶谁也不能比拟的。斯温伯恩觉得他过于狂热,对我有些不满。但他从没对哥哥表现出来过。布伦对伊格纳茨十分反感,因为自他任职以来伊格纳茨就在明面上给我添乱——其实都不是什么大乱子。他还“杀害”了一个大臣——但那人其实是间谍,虽然没有证据。”

     “布伦听说自己的弟弟和伊格纳茨是最好的朋友后,就劝说弟弟不要再和伊格纳茨来往。于是斯温伯恩去劝伊格纳茨不要再和我作对。伊格纳茨很聪明,稍微想了一下就知道是他哥哥说了什么。然后问他:是你哥哥效忠的对象更重要还是我更重要?然而两个人吵着吵着就闹翻了。”

     兰德尔总结道:“其实没什么大事。错在我没有及时解释那个大臣的事,后来我再跟布伦说他一时没有相信,所以错过了最佳和解的时间。”

     “如果按您这么说的话,斯温伯恩先生并没有怨恨公爵阁下啊。您去劝劝他,也许他只是拉不下面子。”

     “这件事......我不好插手。”兰德尔抱歉地说道。“布伦要是知道我去劝他弟弟和伊格纳茨和好,他肯定不会怨我但也不会高兴。”

     几人已经没脾气了:“那我们去找斯温伯恩先生?”

     “真是麻烦你们了......”兰德尔似乎也十分不好意思,“这件事结束之后,你们可以从我的王宫任选一件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