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质问
    凯里沉默了一下:“我们听到长公主殿下落水而亡的消息了。节哀。”

     周曦月勉强点了点头,再次红了眼眶。

     魏老说道:“我们跟着一起去。曦城的人可不能叫人欺负。”

     这时,一直在当隐形人的青衣女官皱着眉开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难道曦城陛下就管不着了?陛下怎会欺负两位族长,你们实在是多虑了。”

     周曦月擦了擦眼泪刚要开口,卫玖瑜在她之前恭恭敬敬地向那女官赔了个礼:“几位乡亲只是担心我和曦儿,请不要怪罪他们。”

     之后她转头对魏老等人说:“放心,我们能处理好这件事的。赶紧去休息吧,我们住在乐清客栈。”

     周曦月也道:“您们风尘仆仆地赶来,我们真的很感动。”

     魏老还想再说什么,黄老却拦住了他。他意识到,如果他们跟着去反而有因表现出对皇帝的不信任而触怒他的可能性。

     “老魏。”他摇了摇头,用眼神解释着。“听小羽的先去补个觉吧,如果真有什么大事我们再出面。”

     听到这儿那女官不屑地哼了一声。他这话说得,好像自己是个大人物似的。

     卫玖瑜却若有所思。两位老者在曦城名望极高,在京都怎知不也是如此呢。

     她再次谢过几人,牵着脸上尚有泪痕的周曦月上了马车。

     那女官看着周曦月稍微缓和了态度,递出一块手帕:“玖月汐族长,请节哀。长公主在地下想必也不愿看到新结识的知己为自己伤心的。”

     曦儿身上似乎有一种魔力,卫玖瑜心中暗想。也许一个温柔无害,却从骨子里透着坚强的女子在哪儿都会受人怜惜吧。

     虽然她并不需要怜惜。

     “谢谢您。”

     进了宫门,那女官直接把她们领进了御书房。皇帝正阴沉着脸坐在书桌前处理着公务,半晌后才抬起头用锐利的眼神扫视了两人一眼。

     卫玖瑜面色平静,而周曦月脸上微微疑惑。——不同于卫玖瑜让人看不出深浅的处变不惊,她习惯用影帝级别的演技伪装。

     “说吧,你们把盛安带到哪去了?”

     “盛安难道被救过来了?”周曦月的声音似是因为过于激动而有些尖利,看到皇帝皱起的眉头她赶忙道歉。“对不起陛下,我的意思是......”

     “你们不要再装蒜了。”皇帝深深吸了一口气,“盛安向来端庄贤淑,也许正因为朕平日要求太苛刻了,她这回才闹出这么大一件事让朕头疼......她怎么不想想朕和她母后听到死讯多伤心,她母后哭得一夜都没睡着。”

     一夜没睡着,也可能是在想着没了女儿嫁给朝中大臣作为助力她的养子下一步该怎么办。卫玖瑜几乎有些刻薄地想。

     周曦月愤怒地开口:“皇上,您这话的意思难道是说盛安公主是假死?您养了十几年,难道不清楚她的脾性?!她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卫玖瑜幽幽地说:“若盛安九泉之下听到这话,才真的会寒心吧。”

     皇帝看着她们,没发现什么破绽心中却仍然将信将疑。

     “那一个人突然就不见了,该怎么解释?”

     “您最该做的难道不是把宫中彻查一遍,看看谁把殿下的遗体盗走了吗?若是不愿相信宫中有人做出这种事,那您为何去直接就去怀疑自己的女儿?”卫玖瑜冷笑道,“哦,我知道了。您是看我们三个人这么短的时间就走的这么近不正常,怀疑我们在密谋什么吧。”

     “陛下身处万人之上,想必不知倾盖如故是怎样的滋味。”

     卫玖瑜和周曦月一唱一和,说出的话已算是大不韪了。

     但这种情境下,这样的表现也算理所当然。

     皇帝果真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了。但他仍旧沉着脸:“两位,我看在你们是外来者而且是一族之长的份上自认给予了足够的尊重,但你们这回太越礼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卫玖瑜和周曦月沉着脸答应了,三人就算这么不欢而散。

     皇帝只是不想失面子逞强罢了,可嘴脸也确实不太好看。

     重新走在街道上,在卫玖瑜确定完无人跟踪后,周曦月有些担忧地问:“阿瑜,我们的做法会不会对幻羽盟不利?”

     “的确很有可能。所以我们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过些天还是得伏低做小地去给皇帝道个歉。”

     “阿瑜......”

     “没事,装装样子而已。”卫玖瑜悄悄握着她的手。

     看她眼里确实没有一丝芥蒂,周曦月才放下心来。

     距离她们遇刺已经过去了两天,客栈里又恢复了热热闹闹的样子。

     只有在大厅内焦急等待的几人看见她们立刻迎了上来。

     柳紫琴注意到周曦月脸上的泪痕,脸上立刻显现出怒火:“小汐,皇帝怎么欺负你了?”

     见她张张嘴却没答话,又冲卫玖瑜问道:“小羽,你来说。”

     卫玖瑜余光瞟到大堂里的人听到关键词或光明正大或偷偷摸摸的目光,无奈道:“回房再说吧。”

     刚打开房门,周曦月习惯性的扫视了一圈后就皱起了眉。

     床单被往里移动了一厘米左右,柜子原本也没有紧贴墙壁。

     “阿瑜,我们的房间被人动过。”

     至于是谁派来的人,大家都心知肚明。

     柳紫琴等人愣了一下,随即表情更愤怒了。

     黄老刚关上门,随即魏老就压抑不住怒火低吼道:“他是皇帝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我还就非得去讨个说法。”

     黄老无奈劝道:“别添乱,跟皇帝作对幻羽是讨不着好的。”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什么忙都帮不上吗?”

     “倒也不是。小羽和小汐去道个歉,皇帝看在我们的份上应该不会再对幻羽不利了。他知道如果不这么做,下场就是激怒大部分文人圈。”

     “本来就是他理亏,为何要两个女娃去道歉?”

     周曦月给他拍了拍背:“师父,人生在世总有迫不得已的时候。为了幻羽盟,我们不觉得委屈。”

     魏老吹胡子瞪眼地说道:“你还叫我师父,在我这学完全部手艺之后你就开始到处游荡美其名曰冒险,到现在也没见你做过一把武器。”

     周曦月赔笑道:“等这些天过去我就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跟随您继续深造了。”

     魏老仍有些不情愿,可也明白这事不好勉强,在黄老的打圆场下也就没再说什么。

     随后两人跟他们告假下了线。周曦月心中有些愧疚,他们为自己和阿瑜披星戴月地赶过来,本应该陪着在京城里逛逛的。奈何今天实在不巧,只好等以后有机会再说了。

     “阿瑜,那我去了。”回房换上早已准备好的衣服带上资料,周曦月微笑说道。

     “我跟着你去。”卫玖瑜

     周曦月稍作犹豫就答应了:“好吧。”

     阿瑜肯定有她自己的考虑。

     “什么人?!”洛家的守卫看到他们靠近,立刻摆出了防御的架势。

     “麻烦通禀一声,就说卫家家主卫玖瑜求见。”

     守卫神情有些惊疑不定:“是小人冒犯了,您见谅。”

     “不怪你,是我们没有提前知会一声。”

     守卫前去禀告,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卫族长您当然可以进去,但只能带两个人。”

     卫玖瑜皱眉:“这是你们家主亲口吩咐的?我身边的这位是我的朋友,除她之外至少也得带几个仆人和保镖进去吧。”

     这守卫刚要拒绝,另一人开口了:“当然可以。”

     他是周曦月的人。

     守卫惊诧地看向自己的同僚,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另一个守卫抢先走到卫玖瑜等人身前,殷勤地准备带路。

     这下他的眼神转为了鄙夷,仿佛在控诉我们洛家怎么会出了你这个叛徒。守卫觉得自己同僚是看着洛家快倒台了,想找卫家这个最近风头正盛的家族投机。

     同时带路的守卫心里也在鄙视他:你们懂什么,我服侍的可是未来真正的家主。

     卫玖瑜谢过他们,神色平淡走进了洛家祖宅。这里的装饰可比卫家奢侈多了,大片修剪整齐的花园里种着价值千金的奇花异草,大理石的雕像和喷泉上都镶着璀璨夺目的宝石。

     卫玖瑜噗嗤笑了一声:“看起来你们洛家还真是有钱。”

     周曦月自然地笑着:“是呀。”

     带路的守卫眼观鼻口观心,似乎什么都没听见。

     他们到的时机正好:此刻的会议室内,洛毅正有些手忙脚乱地接待着七位不同家族的家主。老狐狸们的心思不是普通人能招架的,洛毅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洛祈康并没有宣布过洛毅为洛家的继承人,但明眼人都看出了这个意思。他失忆后不是没有想趁机夺位的人,但不说别人,周曦月的属下就不会让他们得逞。这些人还因此惊诧了一阵子,不明白这个被临时选出来的人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势力。

     叶家族长看见了卫玖瑜眼神一暗,神情莫辩地站起身来:“原来是卫家主。您也是来参加我们会议的吗?怎么不提前知会一声呢。”

     卫玖瑜的语气礼貌中透着冷淡:“您误会了,我今天只是陪着我的女友来的。”说着,她温柔地看着一眼身边的周曦月。

     “女友?”叶族长疑惑地重复了一遍,而其他几人还没从卫家族长找了个名不见经传的同性恋人的消息中回过神来。

     这时,一个更让他们震惊的场面出现了。

     早已站起身的洛毅恭恭敬敬地走上前鞠了一躬:“家主。”

     他行礼的方向正是周曦月。

     周曦月微笑着点了点头:“你今天表现的不错。”

     她随即向其他几人示意:“各位下午好。初次见面,我是周曦月——洛祈康的嫡系孙女,洛家现任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