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真正的表白
    “今天时间确实晚了,我们明天上午再去找那个伯爵吧。不过我觉得既然国王说是让我们去探讨文学,就不用带太多人了,要不然估计伯爵也不乐意。你们觉得呢?”海浮辰说道。

     海浮辰已经代替倾尽天下成为了堂主之一,而海无涯也当上了一个副堂主。卫玖瑜一直不明白他们的关系:说是兄弟不像,说是朋友又带着一种诡异的氛围,情人......就更不像了。

     卫玖瑜也同意这话,加上想着家族里的人估计也想自己去找些收获,就准备答应。

     “万一国王的任务没有那么简单,族长你们遇到危险怎么办?”

     “不管怎样还是人少些比较划算。”落雪飞尘冷静地说道。

     “既然这样,我们就先找一个住得地方,然后商量去的人。”莫浚黄泉拍板道。

     “好。”

     经历之前的很多事之后幻羽的人越来越多,经验也越来越丰富了。带领队伍的时候卫玖瑜和周曦月不用再次次亲自统率了,但所有人都记得,她们永远是幻羽的创建者和支柱。

     索耶确是一个极小的国家,即使你从城的一端去另一端也能赶在天黑前回家。这就导致了卫玖瑜他们走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有找到一家类似旅馆的地方。

     “现在我们有几种种办法,一种是分开找人家借宿,另一种是继续找或者去找国王,还有就是露营。”莫浚黄泉沉稳地说,没有显现丝毫着急的神色。

     卫玖瑜在心里暗暗点头。

     “还是第一种方法吧,找国王肯定是不行的。分开没准还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海无涯说道。

     “你们的意见呢?”海浮辰向其他人问道。

     “就这么办吧。”

     他们看向卫玖瑜和周曦月,两人带着赞许的微笑点了点头。

     “那明天谁去呢?”

     “您安排吧。”

     看他们的样子,卫玖瑜知道怎么安排这些人都能接受,于是想了片刻就说道:“那这样吧,东方、姽婳、落雪、卿娘、还有海浮辰和海无涯你们跟着我去吧。都是对文学艺术应该都是有研究的,浮辰无涯你们两个可以说是保护我们的。”

     “好。”

     前三个女孩子和落雪飞尘稍微打扮一下就看起来跟城内居民差不多,外表比较温和无害。

     “那我们明天上午吃完早饭后在公爵住处的大门口见,不用去的太早,十点左右就可以了。”

     “您安排的时间还真是宽裕,我们都可以睡个懒觉了。”

     “是呀是呀。”

     卫玖瑜笑了笑:“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把这次行动当作度假。”

     能放松一段时间大家自然都是愿意,纷纷谢过卫玖瑜。

     “大家平日辛苦了,这是应该的。”

     “各位明天见。”

     “族长明早见。”

     人们互道晚安后大家十分自然地按照平常的分组三三两两地走在了一起,其中就包含着卫玖瑜和周曦月。

     卫玖瑜听着几个属下相约去小酒馆喝酒,爽朗地勾肩搭背地远去;再一想到有一天,这些人都会越走越远逐渐生疏起来,心里就有了几分不舍。

     她摇了摇头。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多愁善感起来了。也许是知道离开的日子不会远了?

     大家终究没有陌路,就很好了。

     “莫浚,浮辰你们两个等一下。”

     叫的是两个人,停住脚步的却是四个人。

     “无叶和无涯也听一下吧。”卫玖瑜笑着开口,“边走边说。”

     几人点头,这样可以避免被听到。

     “这几个月以来大家的进步都很大。”

     “大部分都是族长您和副族的功劳。”

     他们说的是真心话,如果没有卫玖瑜和周曦月幻羽盟绝对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其中有卫玖瑜家族势力的原因,但更因为她们本人的能力。

     卫玖瑜笑了笑:“我今天是想说极夜里保不准那一天就会弄一个家族战之类的出来,现在大家个人和小队的战斗能力很强,但大规模团队的训练还不足。”

     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按他们的实力最多三十个人就能解决所有怪和任务。

     “你们以后抽出一部分时间来训练他们这个吧。”

     “我们明白,族长。”在卫玖瑜说到个人和小队的战斗能力很强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她要嘱咐什么了。

     莫浚黄泉松了一口气。

     他和无叶障目几乎是跟着她们时间最长的了,一开始听到卫玖瑜有事要说的时候心底还真有点担心她要说的是要退出极夜不再管幻羽盟了之类的话。

     “好,我相信你们。”

     他们六人就这么边沿着街道走着边说着幻羽盟的事,直到到了居民区。

     索耶的楼房都不算高,而且漆的很漂亮。阳台上结实的栏杆间,绿色的藤蔓和白色的花朵安静地垂了下来。这里的人比外界睡得稍微晚一些,但在晚上的这段时间一般都会选择待在家里和亲人相处。

     “阿羽,我们去哪儿?”周曦月和卫玖瑜并肩走着。

     “一家家问吧。”

     “我倒有另一个主意。”

     “你说。”

     “我们去那个樱花园里露营好不好?”

     卫玖瑜微微皱了皱眉:“虽然之前那位布兰特先生说过我们随时可以去,但晚上去那里露营......不太好吧?”

     “没关系,他应该不会介意的。”

     卫玖瑜刚想说还是看看有没有人愿意接受她们的留宿吧,但是看着周曦月期待中又带着忐忑的眼神又停住了。

     明明是自己喜欢她,却什么都没有做。去那里露营,会成为自己很难忘的经历吧。

     汐儿这么说......是不是,对自己也是有感情的呢?

     之前发现自己喜欢上一个女人的时候盼着那个人也刚好喜欢自己,但现在她却有些宁愿她不喜欢自己的想法了。

     不管她是什么身份,做自己的恋人都会给她带来困扰吧。让她等那么多年......也对她不公平吧。

     “好。”

     两人掉头去了上次的樱花园。今夜月光明亮,照在粉色的花瓣上别样的美。

     两人边搭着帐篷边聊着天。

     “阿羽,现在幻羽没有你也能很好的运转下去了。”

     “是啊。”卫玖瑜笑了,“我在考虑要不要放手。”

     周曦月大惊失色,扔下手中的东西抓住了卫玖瑜的手:“阿羽,你要走了吗?”

     卫玖瑜有些吃惊,但同时涌起了喜悦。

     汐儿的表现,说明她真的很在乎自己吧。

     “我只是不再花这么多时间在极夜里,又不是不回来了。”卫玖瑜看着她,似乎在做出什么保证。“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每天都会来看看的。”

     “可是......”

     每天来看看,跟一直在一起能一样吗?

     阿羽,你是真的喜欢我吗?不是像那些人.......和我父亲一样,只是玩玩而已吗?

     随即周曦月剧烈地甩了甩头。

     自己在想什么呢!阿羽怎么会是那样的人......

     原来面对感情,即使是周曦月这样的人也会多想。

     “汐儿,我喜欢你。”

     周曦月没有想到卫玖瑜会突然说出这句话,事实上卫玖瑜自己都没有想过这么早告白。

     但是看到汐儿这次又露出这种不确定的神色时,她忽然就想明白了。

     让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一直不确定地等待着,难道不是更残酷吗?

     至少要说出来。

     周曦月在一瞬间的无措后没有像别人一样逃避,而是笑着说:“阿瑜,我也喜欢你。”

     卫玖瑜轻轻地抱住了身边的人。

     还是这么瘦,以后一定要让她多长点肉。

     “曦月......月儿?”

     “还是叫我曦儿吧,反正现在也没有别人这么叫我。”

     阴影中,一个在月光下若隐若现的面孔听着两个女子的谈话,脸上满是怀念的神色。

     哥哥......

     帐篷十分结实,而且能保暖。两个人住在里面,除了空间较小没有其他不方便。

     至于空间较小......没准某人还期待这一点呢。

     心爱的人就躺在自己的身边,能感受到她温热的呼吸声和身上淡淡的香气,那香气中似乎都带着一种温暖。卫玖瑜从来没有一刻如此迫切地想让自己变得更强,把所有事务都清理干净,能和曦儿在一起。

     除了这个之外,她也期待着和周曦月产生更深一步的接触。可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经验,她心里想着却一直没有行动。有那么一瞬间她似乎以为自己的嘴唇凑近了周曦月的脸,两人的身体紧贴着......但回过神来,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地躺在原来的位置,安分地一动都没动。

     ——卫玖瑜啊卫玖瑜,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怂了。想上就上啊。

     灯灭了,卫玖瑜觉得自己应该听到了一声轻笑。随即,她感到自己的上方出现了一片阴影,额头上有了酥酥麻麻的感觉——

     那是一个微凉的吻。

     虽然光线很暗,卫玖瑜好像还是能看到那个人眼里的温柔。

     “晚安吻。”

     卫玖瑜伸出手臂,环住了恋人的后背,缓慢地向下压去;直到她倒在自己身上。隔着被子,她抬头吻了上去。

     开始只是舔着彼此的唇——周曦月的嘴唇是很淡的浅粉色,卫玖瑜觉得没有比这更诱人的甜点了。

     她早就想咬上去了。

     想到这儿,她的动作不由自主地更猛烈了一些,在对方的嘴唇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印记。

     周曦月支撑着被褥的手臂早就改为搂住卫玖瑜的腰,她趁对方张嘴的时候将舌头探了进去,小心地探寻着;她能感觉到身下的人顿了一顿,随即更猛烈地与自己唇舌交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