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5章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太阳落山之前,陆百川刚巧赶回山上破庙,赶紧把身上的银子取下来。

     “真够重的,人常说半斤八两半斤八两,八两重半斤,三百六十两要重二十斤,背着二十斤的东西上山可不是容易的。”

     “真羡慕武侠小说中的那些江湖武者,一背就是几千两银子,相当于几百斤的东西行走江湖,随手一抛就是几百两,几十斤重的东西随手一抛能当暗器了,力气大一些,准头好一些,保准能一下把人当场给砸死。”

     “这还只是卖地的银钱,待到明日里下山和里正一起行动,还能得到一笔补偿钱。”

     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这时他张了张口,感觉困乏不已,便躺倒庙里角落的甘草床上,和衣而睡。

     次日天亮,陆百川就觉着浑身又充满气力,低声笑道:“年轻人就是恢复力强,睡一觉就能恢复大半精力。”

     简单洗漱一番,因为庙里还有一点吃食,他勉强下咽填充肚子,接着开始修炼。

     依然从第一幅图开始,姿势摆定,咒语相随,熟悉的疼痛感从体内产生,陆百川咧了咧嘴,大皱眉头忍耐。

     第二幅图一定,一个字疼,疼中又夹杂着一点酸爽。

     第三幅图,疼痛中的酸爽感觉加强。

     ……

     第十二幅图,疼中有爽,爽中疼,各自对半分。

     还是到这一幅图而止,陆百川揉揉胳膊拍拍腿,一张脸毫无血色的脸上尽是兴奋,他感觉精神百倍。

     只要按部就班,脚踏实地的修炼,九阴图解不但可以逐渐洗髓伐脉,而且更能够通过调动本身的气血来反过来滋补神魂。

     这也是九阴图解为上品奠基法门的根由,它贵就贵在能够从一开始就滋补神魂,壮大神魂,当达到开脉之境任督二脉以后,强大的神魂配合着能够外放的真气,只会更加容易的念咒画符,操纵法器。

     因此,当发现自己神魂强大纯粹之时,师父陆松阳要动心收徒的根本原因,若没有这点,即便有救命之恩,顶多在其他方面有些回报,要想修道怕是艰难。

     体虚则神弱,体壮则神强。

     经过修炼,陆百川有如此精神面貌实属正常。

     “只是还生疏的很,动作和咒语都不到位,没有体现出九阴图解的最强功效。”

     陆百川心中有着认知,有些动作姿势的确在身体没锤炼到位之时根本做不出来,就好比很多杂技动作,一般人没有常年累月的锻炼想都不用想,假如强行施为只会出现损伤。

     咒语发音诡异刁钻,一开始很难一步到位,没有咒语配合,三十六福图强身健体的效用是有的,可要快速奠基无疑痴心妄想。

     修炼完毕已经半早上,陆百川下山而来,和里正、两个帮役一起来到原身的家里,也就是陆千云的家。

     陆百川当先跨进院门,佟玉梅正在院里,一看到他便怒吼道:“谁让你进来的,赶紧给我滚出去。”

     “我的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你置喙的余地。”有了外援,陆百川胆气十足。

     “好哇,看来你是活腻歪了,千云快出来,那狗东西回来了。”佟玉梅大喊大叫,更如泼妇一般伸出抓子向陆百川挠来。

     陆百川神色一阴,大跨步上去就是一巴掌,打得佟玉梅哎哟惨叫一声一下子跌倒在地,左边脸立刻肉眼可见的的红肿起来。

     “反了天了,你竟敢打我。”佟玉梅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陆百川。

     “本来我是不屑于打你的,可谁让你嘴太臭,欠抽!”

     陆千云这时走了出来,看到自家媳妇被陆百川一巴掌扇倒在地上,大喝一声“你敢”,拔腿就要冲过来。

     早已立在陆百川身后的里正干咳一声:“千云稍安勿躁。”

     陆千云刚才怒气攻心,没看到里正,这下终于反应过来,不由自主的顿住身体。佟玉梅也不哭闹了,麻利的起身来到陆千云的身旁,一脸仇恨的瞪着陆百川,那眼神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

     “里正,你怎的来了。”

     “怎么?我就不能来嘛。”里正威严的扫过去。

     “哪里,里正要来我家当然欢迎。”陆千云霎时讪讪一笑。

     “里正,你为何跟他一起来?”佟玉梅有点惴惴道。

     里正微笑道:“没什么,就是百川大侄子告了你,说你贪赃了他的财产,我身为里正责无旁贷,好来劝上你一劝。”

     陆千云夫妇脸色陡然大变,陆千云更色厉内荏道:“没有,我是良民,哪个干那等事情,您别听那小王八蛋胡说八道。”

     “是呀里正,您要明察秋毫。”佟玉梅一旁焦急帮腔。

     地已经卖给了里正,里正跟陆千云狗咬狗,陆百川则在一旁当起了甩手掌柜,看起了热闹。

     里正猛然斥道:“大家都是乡里乡亲,你们做的事情大家心里都有数,你们不要再狡辩,识相的乖乖把百川大致应得的那份家产还给人家,否则,哼!”

     陆千云嘴硬道:“我们夫妇做什么了,什么都没做,我们也没有贪污陆百川一文钱,我爹临走时明言立下遗书,所有财产都归我,他陆百川忤逆不孝,应当赶出家门,我是按照我爹的的吩咐做的,并没有错。”

     “玉梅,去屋里把爹留下的遗书拿出来给里正看看。”

     “哎!”佟玉梅应声转身要走,还不忘挑衅的看了眼陆百川。

     陆百川差点失笑,真是一家子的法盲,不过他能够理解,乡下百姓连大字都不认识几个,哪里懂得律法。

     里正嗤笑一声:“慢着,要我没记错,你爹好像最疼爱的是百川吧,怎么可能会说他忤逆不孝,那份遗书是你伪造的吧。”

     “里正没有证据,话可不能乱说。”

     里正摆摆手道:“算了,你那遗书我用不着看,你就说你归还不归还,一句话。”

     “我总不能不孝,因此绝对不行。”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陆千云为了财产硬顶里正。

     “好,本来看在乡亲的情面上与你好说,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休怪我辣手无情了。”

     陆千云强自镇定道:“你要强抢不成?”

     里正不屑的撇了一眼,强抢可是犯法的,他高声念道:“《齐律》规定,即同居应分,不均平者,计所侵,坐赃论减三等,以你侵贪的银钱,挨板子不说,少说也要流放一年半,你等着。”

     “我们有遗书。”一听法律,陆千云开始慌了。

     “对不起,遗书无效。”陆百川满脸笑容的落井下石。

     佟玉梅一听自家要被流放,扑通一声软到在地上,陆千云强点,脸色发白,堪堪立住。

     民心如铁,官法如炉。

     普通百姓在官法面前虚弱的不堪一击。

     “里正,陆百川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我愿意出双倍价钱,只求你放过我们。”望着得意的里正,冷笑的陆百川,陆千云终于承受不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里正啧啧摇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他可不会帮着陆千云违法,要是陆百川去镇上找的上级的蔷夫,到时他反而吃不了兜着走。

     “百川,求求你放过我们,我们知道错了,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都答应你。”佟玉梅向陆百川磕头认错。

     陆百川无动于衷,平静道:“要道歉有用,还要律法干什么。以前种什么因,现在得什么果,天里循环,报应不爽。”他可不会心软,自己不提,他可要为原身报仇的。

     “再说,已经晚了。/”

     说完最后一句,他看向里正。

     里正含笑点头,冒似对地下跪着的两人感叹道:“要怪就怪你们做事太绝,休怪他人。”一招手,两个帮役拿下了陆千云二人。

     在朝廷面前,他们不敢逃,只是歇斯底里的谩骂。

     “陆百川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对你心慈手软。”

     “你个畜生,你迟早要遭报应的。”

     “里正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冤枉啊!”

     ……

     陆百川对他们的话充耳不闻,垂死挣扎而已,里正面带微笑,这种小场面不值一提,比这更大的场面他都见识过。

     吵闹声很快惊动了四邻街坊,很快门外围了一圈的人,都低声言语指指点点,话语中都是对陆千云和佟玉梅的鄙夷。